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故事

好孩子与坏孩子

时间:2022-04-26 11:16:25 校园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受聘在一所私立学校教书。在新学期的教职工大会上,当校长宣布我将担任1 (2)班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时,其他同事都偷偷地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会后我问同事:“怎么,好心的校长给我安排了一个积极向上又好管理的班级?”同事小声说:“算了。现在学生都是独生子女,很难管理。就等着吧。高一1 (2)班未被发现,班里的同学都是‘地狱之王’。你觉得你进了阎王殿之后还会有更好的事情吗?”听到同事们真假难辨的描述,我不禁有些担心。

但是我确实很欣赏学生们的惊人举动。 第一节英语课,我刚介绍完自己,台下就有同学不耐烦地喊道:“老师,您介绍的信息没有一条是我们需要的。” ”我大吃一惊,问道,“你还想知道什么?“这时,只见一个胖乎乎的男生从座位上跳起来,快步走上讲台,拿起粉笔写下身高、体重、年龄、婚姻状况、爱好、情史、QQ、邮箱、手机号、网游账号等信息项。在黑板上。然后他转过身来对我说:“老师,你只需要把黑板上的信息项一个一个的填上就行了。 ”看着黑板上这些密密麻麻的信息栏,我此刻眨了眨眼。 除了基本信息,其他信息我都填不进去,因为我没玩过网游,恋爱史好像也归于个人隐私。 我在冥想的时候,只听到教室里一声巨响。我前面那个胖乎乎的男生赶紧用手捂住鼻子跑了,一边跑一边说:“天哪,张小磊又用烟雾弹污染空气了!”教室里立刻爆发出一阵大笑。 我声嘶力竭地让这些喋喋不休的学生保持安静,但他们对我的话充耳不闻。

我的第一节课就这么狼狈的结束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公然向我挑战的胖乎乎的男孩,李欢,是班里的捣蛋鬼,而他的同桌张小磊,是个又弱又聪明的男孩。 李欢和张小磊是猫和老鼠的关系。 一天上课时,我发现李欢的座位空着,于是我问李欢在张小磊的下落。张小磊频频摇头,所有其他学生都把头埋在桌子的洞里。 我知道,这种调查要到天黑才会有结果,因为他们保持沉默,因为他们害怕李欢事后报复。

下课后,我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网吧,找到了正在网游世界里激战的李欢。我把他从网吧拉出来,问他为什么逃学。李欢开始和我说话,当我不注意的时候,他立刻挣脱了我的手,开始跑,咆哮着,“你控制不了它!”我不在乎?作为班主任,管不了自己的学生?可笑!第二天的英语课上,我惩罚了李欢,因为他站着听课。 谁知李欢不服,却一口气跑到校长办公室,把我上任第一周犯下的“累累罪行”全都告诉了我,说我体罚学生,不能和学生打成一片。 校长问:“他打你了吗?怎么能和学生相处呢?”李欢说:“他让我站起来作为惩罚,这难道不是体罚吗?老师很容易和学生打成一片。比如我们玩游戏的时候老师可以陪我们玩,我们聊球类的时候老师可以和我们聊天。 ”校长笑着说,“在你的世界里,除了玩,你把学习放在哪里了?”李欢低下了头,什么也没说。

刚开学半个月,李欢就处处刁难我。我觉得是时候对他进行一次家访,了解一下这个学生的家庭背景是怎样的。 当我意外地来到李欢家时,李欢正在厨房里烧水。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用惊恐的眼神盯着我。他平时在学校里的倔强和霸气,一瞬间就消失了。 李欢的父亲,一个非常朴实的下岗工人,尽管病得很重,还是热情地接待了我。 我解释说我只是路过,顺便过来看看。 李的父亲关切地询问在学校的表现,告诉我,这几年因为妻子的病,他也疏于管教。自从妻子去世后,李欢一蹶不振,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我抬起头,看见客厅里简陋的桌子上放着一张李欢母亲的画像。 看着这个贫穷的家庭,以及患难与共的两父子,我热泪盈眶。
我把李欢叫到身边,问他最大的理想是什么。李欢说:“我最想成为一名运动员。 “我问为什么?李欢:“作为一名运动员身体健康,所以不容易生病。所以不经常花钱看病,还能参加很多比赛。不仅可以拿奖出名,还可以拿很多奖金,让我不用担心给爸爸治病。 “我吓了一跳,这是一个如此纯真无邪的孩子,但内心深处,却积压着巨大的生活负担。这是生活赋予的艰辛,还是生活的财富磨砺了意志?我对李欢说,“你可以申请一所梦想中的体育大学。" 梦想不是遥不可及,而是需要百倍的努力。 从明天开始,老师陪你锻炼,复习,提高成绩。 ”李欢深深地点了点头。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李欢会一直在教室里,在操场上。时不时的,我也会抽时间和他一起打球,一起跑步。两人在操场上的交流远比在教室里的交流要彻底和亲密。 和所有的高中生一样,李欢这个“问题”学生也期待着考上心仪的大学,正大光明地轰轰烈烈地恋爱,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为社会和家庭做贡献。

三年很快就过去了。通过自己的努力,李欢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上海的一所体育大学。 他去大学报到的前一天,找到我,递给我两本厚厚的日记,说:“老师,这是我的日记,关于我,关于你,关于这个班级,从你成为我们一年级(2)班班主任的那一天开始。它记录了我高中生活的点点滴滴。我想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你。谢谢你的帮助和鼓励。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参加考试。 “半夜,在温暖的台灯下,我读了两本日记。在第一篇日记中,李欢说他是大家眼中的坏孩子——成绩差,没礼貌,还经常欺负其他同学。既然是坏学生,那他肯定是反对新老师的,因为所有老师都喜欢成绩优秀的学生,无一例外,他都会把自己的“坏孩子”甩在身后。他会给所有人戴上有色眼镜。 后来,在捉弄了我几次后,李欢把我归类为一个“不寻常”的老师,说我恰恰相反,却溺爱包括他在内的这些“坏孩子”。从那时起,他心里就有了对学习的期待,直到我对他进行家访,鼓励他报考体育大学后,他才坚定了对生活和学习的信心。 除了学习,他每天都在操场上锻炼。李欢说他不能辜负老师的期望。 为了提高成绩,他曾经疲倦地在操场上跑一路,哭一路。所有这些悲伤的记忆都埋藏在他的心里,他只是想通过操场的空旷来发泄自己的焦虑,释放自己的生活压力。

读到这里,我泪流满面。 原来,“坏孩子”的游乐场不仅是有形的体育锻炼场所,更是无形的身心健康空间。 它不仅存在于大家看得见的现实中,也存在于不为人知的内心深处。这种建立在灵魂和精神上的无形圣地,在如今学习和升学压力如此之大的校园里,显得如此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