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故事

花落无声

时间:2022-04-26 11:17:52 校园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黄是清河一中初三一班的班主任。今天早上,他自学了。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教室里监督学生们的早读,而是匆匆赶到了校长办公室。

“校长,初三六班给灾区的捐款没了!”黄紧张地说。

“什么?”黄话音一落,校长的手颤抖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问:“什么时候的事?”“估计是昨晚。 ”黄战战兢兢地说,“班长刚刚告诉我,他昨天晚自习结账后晚上没把钱带进宿舍。他把它放在书桌的抽屉里,刚去教室就发现不见了。

前段时间省内一些地方受灾严重,学校动员全校师生捐款,六年级一班负责清点捐款。 捐款的时候,市电视台拍了照片,采访了校长。临走时说今天晚上播出,让他们今天把捐款的数额报出来,用在节目上。 采访还没播出,先赔了点钱。 校长想让清河一中出名,但这是个好主意。出来了也不会出丑。 校长急了,看见黄站在那里,没好气地说:“你还在干什么?快报警。今天要是找不到钱,清河一中的名声就臭了!”

“校长,我觉得你现在还不应该报警,去找找吧。 ”校长治校严格,平时对黄就有些畏惧。现在钱丢在他班里,他心里更是发虚,但在是否立即报警的问题上,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警察肯定会找到钱,但是拿钱的人就全毁了。 "

"你是说我要毁了他?”校长听出了黄的言外之意,问道,“要知道三年级六班的捐款有五六千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判的够早了!"

"初三的学生大多十五六岁,正处于青春叛逆期。可能是拿钱的同学一时头脑发热,一时糊涂吧。 ”面对黄校长的质问,汗都下来了,嗫嚅着,“学生做错了事,我们应该给他改正的机会。

校长被黄的话感动了,犹豫了一会儿,说:“好吧,先别报警,去查一下。 但是你要做好两手准备。万一电视台打电话之前没查到什么,你得先把钱拿出来,和其他年级的捐款一起上交。毕竟这是件丢人的事,我也不想闹大。

从校长办公室里出来,黄回到教室,看着那些早早看书的学生,忧心忡忡。 像许多老师一样,黄对班上的学生有好恶,但这不能用来怀疑是谁拿了钱。 初三学生,正处于心理敏感期,怀疑自己错了,不仅会反感,还会影响学习。两个月后就要中考了。在这一点上,没有100%的把握,谁也不能轻易怀疑。

清河一中去年新建了一栋教学楼和一些公寓。初三1班的女生住在里面有卫生间的公寓里,离教学楼很远,女生不太可能半夜去教室拿钱。 相反,班里30多个男生住在一个老房子里,分为四个宿舍,就在他们教学楼后面。宿舍西侧有一个公共厕所。估计是有同学半夜起来上厕所,周围没人的时候停电了。他们一时冲动,走进教室拿走了钱。 黄找到四个宿舍主任,告诉他们钱丢了的事,并问他们昨晚谁起床了。 四个宿舍长先是面面相觑,然后摇摇头说不知道。 难怪这么大的孩子,学习了一整天,晚上一摸枕头基本就睡到天亮,也不注意谁起床了。 黄没有一一询问男生。拿了钱的同学显然知道室友不知道他半夜起床。即使有人问他,他也会否认。 黄的做法是,他请四位寝室长回教室发信息。昨天半夜起来的同学来找他,他想给拿钱的同学施加点压力。

但是让黄意外的是,到了早上第二节课,班上没有一个男生来找他,而且这件事不仅全班都知道了,到了课间操的时候,全校师生几乎都在谈论这件事。 伴随着讨论的还有不同版本的赔钱和拿钱,每个版本都有鼻子有眼,甚至还有嫌疑人与嫌疑人打架,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黄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拿了钱的同学一开始是侥幸的,但现在事情闹得全校沸沸扬扬,他们才会意识到事情很严重,甚至不敢站出来。 打草惊蛇,蛇却藏得更深。
在上午第三节课的时候,没有一个学生来找黄。他不安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不断地问自己:拿了钱的学生除了报警,难道没有更好的办法体面地把钱交出来吗?当他转身时,他碰掉了桌子上的一本书。那是一本古书,《说苑》,他前几天刚从市图书馆借的。 书掉在地上,打开了。黄拿起来看了看。打开的那一页讲了一个关于楚庄王的故事,后来成为一个典故,叫做绝影。 看完这个故事,黄兴奋地跳了起来:“这是一个多么好的主意,上帝也帮帮我吧!”上午的第四节是黄的课。他走进教室,口袋里装着一本教科书和一个包裹。他站起来坐下后,看了一眼班里的同学,冷冷地说:“我估计我们班发生的事情,同学们都已经知道了。是的,初三给灾区的捐款在我们教室消失了。其他班的同学都不知道昨晚捐款落在教室了,但拿钱的是。

黄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突然提高声音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我刚才用了‘拿’这个词,很好听,但是难听点就是‘偷’!三年级六班的捐款是6000多元。这么大的数额,用校长的话说,够判一个刑期了!而且,这钱不是一般的钱。是全校初三学生给予灾区人民的爱。偷这个钱更可耻!”

看到班里的同学都低着头,黄缓和了语气,接着说:“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教师的首要任务是教学生如何做人,然后才是传授知识。 班上有些学生犯了错误,触犯了法律。作为班主任,我很难过,更难辞其咎。所以我决定先不报警,给拿了钱的同学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同时也给我一个弥补我对你教育不足的机会。 ”

说完,打开了黄的包裹,里面装着一叠黑色的塑料袋。 把塑料袋分发给班上的每个学生后,黄笑着说:“每个人都会犯错误,我也犯过。” 虽然拿捐款的学生犯了大错,但只要把钱交出来,还是好学生。 知错就改。真是太好了!我知道拿钱的同学最怕被人说拿了钱,以后会羞于做人,所以我想了个办法,给你们每人一个塑料袋。拿钱的同学会把钱放在里面,不拿钱的同学会把报纸放在包里。下午上课前我带个纸箱,你把塑料袋放进去,这样就没人知道谁拿了钱。 这是最后的机会,希望拿钱的同学能抓住。

下午第一节课前,黄提着一个大纸箱来到教室,班上的同学把塑料袋一个个放进去。 放完后,黄把纸箱里的塑料袋搅了搅,看不出是谁先放的再放的,一个个都被打开了。 班里的同学都屏住呼吸,盯着看拿钱的同学有没有把钱交出来。 打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报纸,又打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报纸。渐渐地,纸箱里只剩下几个塑料袋,钱还没出现。 班里的气氛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紧张,空气仿佛凝固了。学生们都站了起来。当倒数第二个塑料袋被打开露出里面的钱时,他们先是惊呼,然后鼓起掌来。

黄也很兴奋。他松了一口气。他含着泪说:“我不知道是哪个学生拿的钱,我也不想知道,但我还是感谢他,为他高兴。他完成了自我救赎!最后我想说,希望班上其他同学以此为戒。家庭会给你机会,学校也会给你机会。一旦踏入社会,社会不会给你机会。到那时,一切都晚了!”

班里又响起了一阵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