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故事

青春如酒,成长如酣(一)

时间:2022-04-27 11:23:53 校园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17年盛夏,齐默脑袋发烧,去订了去丽江的机票。他提着一个大箱子独自出城了。

她不是一个矫情的孩子。她只是想在来高三,成年之前,做一些任性的事。

然而,最后的旅行计划搁浅了。

不是我妈不放心,也不是我爸不认可。下了机场大巴拖着行李过街的是齐默。

汽车飞驰而过,齐默的脑袋一片空白。看着车一点一点靠近,他就是动不了。是夏不顾自己安危跑过来,把七个泡沫塞在怀里,一起滚过马路。

夏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它闻起来不错。

七沫就这么躺在他怀里,闻了好久。

“嗨,你没事吧?”夏听的语气既关切又焦急。这时,齐默感到脚踝疼痛,钻心的疼痛。

送到医院的时候,齐默的脚踝已经肿了,脸色因为疼痛而苍白,拳头紧握,指甲卡在肉里,鲜血染红。夏一直在一旁,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她,声音轻柔,笑容甜美。

后来齐墨的脚打了石膏,夏放下自己的事情,把齐墨的行李拖到她家门口,叫她多喝点滋补汤,让脚恢复得快一点。

我17岁的旅行计划被一场小车祸打破了,但齐默觉得这不亏。至少我遇到了夏,一个像太阳一样灿烂的少年。



9月1日,广大学生的开学日。

而且,这一天是齐莫第二次见到夏的时候。

夏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头发比上次短了一点,眉毛也露了出来。他站在讲台上,带着和那天一样美丽的微笑。他说:“同学们,你们好。我是新来的实习老师。“我叫夏

夏教的是历史,一门死板的学科,但在所有课程中,学生获得的水平最高。

比如,夏在点评《北京人》的时候,会把还原图和风靡全球的凤姐照片指给大家看,告诉大家,如果凤姐生活在古代,也算是个美女。比如夏在评论唐的时候,会谈到杨贵妃,评论说唐可以算是老牛吃嫩草了。

夏在课间休息的时候会拉着男生去打篮球。后卫,前锋,中锋都很强。

夏课后在教室里演奏小清新音乐,教室里回荡着好听的曲调。

夏会放学,偶尔和齐墨一起回家,问齐墨的脚好点没有,说齐墨像个孩子,说齐墨是个好孩子。

夏也会在课堂上提问,然后看着全班最后说:“齐墨,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一句话,夏用最快的速度俘获了全班同学的心,包括七沫一个。



七沫同学喜欢数学,语文,历史,政治,但是就是讨厌地理。

什么终结者线,什么压带,什么风带,七沫完全不懂。

每次考试成绩下来,齐默都想嚎叫。偏科的孩子伤不起。有偏科历史和政治的孩子伤不起。地理偏科的孩子伤不起!

月考成绩下来的那天,齐默被地理老师叫到办公室。地理老师是个40多岁的男老师,留着“地中海发型”。他一看到七沫,就哭丧着脸开始教育。“二十道选择题,你答对了三道。你可以打一些兵来迷惑,也可以更正确。我说你……”

后来地理老师直接换成了沉默,彻底打垮了齐默对地理的信心。

在地理老师的嘴下苟且偷生。齐莫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又被夏抓住了。

作为一名历史老师,夏具备了一名历史老师的所有特质——能拉。可以说先教育,后天文,从天文到地理,从地理到人文,再从人文回到教育,算是一种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