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故事

后来的我们

时间:2022-04-27 11:39:30 校园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现在想想。厦门大学的阳光有多灿烂?

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坐在教室里,她轻轻地走上前来,向我借课堂笔记。 我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气息。 她坐在我的前排,然后转过身,用手捂住嘴,对我说:“你喜欢邓丽君的歌吗?有机会我给你唱首歌,好吗?”她转过身,把一些头发洒在了我的桌子上。 我很难过。

但是我一直没有和她说什么,因为我自卑。 她是泉州一个富裕家庭的女儿。 而我,一个山村农民的儿子...

转眼就到了实习期。 我在厦门某机关实习,日子过得很悠闲。 晚上和几个同学去印刷厂上班。 干了10天,赚了100多块钱,拿到了钱。我看到她在我眼前的长发,心血来潮,决定用这笔钱给她做一个发夹。

我先去装饰材料店买了一块棕榈木,然后买了两把切肉刀,一些砂布和一小壶颜料。 过了两天两夜,我把一块木头雕成了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并涂上了颜色。 还剩十几块钱,我买了个新发夹,把金属夹拿掉,套在我的雕蝴蝶上。 我想象着这个小发夹在她的长发中舞动。

她在泉州一家报社实习。我向同学借了100元,刚好够去泉州的路费。我起了个大早,坐了半天车去她实习的地方。她出去面试了。 我把发夹放在女编辑的地方,花了10分钟解释。走之前,我让她不要发给错的人。自然没有留下名字。 我希望她能猜到是我送的,但我不想让她知道。 毕竟她什么都没提。我不知道心里的酸意是失落还是庆幸。

毕业前,系里组织欢送会。直到晚会结束,她才匆匆赶来,独自唱了一首《初尝孤独》。 唱歌的时候,她的眼睛总是瞟我,我却和同学争酒。 后来,我知道《第一次品尝孤独》是邓丽君的一首歌。

她被分配到厦门,我却去了另一个城市。 到新单位报到的第一天,我就开始给厦门每个新闻单位打电话,打了近50个电话。最后找到了录用她的报社,从办公室一直问她宿舍的情况。 拨她宿舍电话,听她那边:“喂!你好...我听着呢。 “突然觉得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 也许,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也许她连我的名字都叫不出来,也许她在等男朋友的电话...

我甚至能听到她在电话那头的呼吸声,就像她第一次问我借笔记本,但那种呼吸声越来越远...我挂了电话。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打过这个电话,虽然那些数字似乎已经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慢慢的,我有了女朋友。她像兔子一样温顺。我说结婚就结婚,我说要孩子就要孩子。曾经飞扬的青春和激情随着时间流逝,世俗的荣辱很快淹没了我的生命。 可是每次拿起那两把锈迹斑斑的切肉刀,我的心还是被刀刺伤,痛得流下了眼泪。 我常常幻想,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真想回到校园,从头再来。

我唯一想做的就是问她有没有喜欢过我。

果然会有这么一天。10年后的某一天,第一站会在厦大图书馆前。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旧时光历历在目。我回到了过去,脚步轻如天边的云。

图书馆前,那个熟悉的位置,一个熟悉的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她的长发不再飘动,一根木簪将它们牢牢夹在脑后,形成一个美丽的发髻。

在我手里摸了无数遍,在我心里摸了无数遍的,是蝴蝶飘动的发卡。

我跑了。 我跑出校门,淹没在市场里。 我听到街边一家音像店里震耳欲聋的音响,刘若英在唱“后来/我终于学会了爱/可惜你早就走了/消失在人群里/后来/终于在泪水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