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故事

晶莹的泪滴

时间:2022-04-27 13:22:19 校园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我手里拿着休学申请,走到教务处。 我要求休学一年。

我敲开了教务处的门。 被允许推开门后,一位年轻女士正躺在一张米色的书桌上,手里拿着一支长长的蘸笔,在厚厚的单子上填着什么。 “老师,给我一张休学证明。 ”

她抬起头,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她拿起我的申请表看了看。她的手指夹住了长蘸笔。 她很快就看完了,重点看了页底一行班主任签名的评语和校长更简洁的评语。看起来,两个人十个字的评论,包括他们的名字,比我的半页申请更费时间。 她终于抬起头问:

“这些是你写的理由吗?”

“是。 "

"不能休学吗?"

"不可能。 "

"亲戚们都不能帮忙吗?"

"亲戚都是穷人。 "

"但是你休学一年,你家庭的经济状况不一定会改变。你怎么保证一年后复学?"

于是我理直气壮地把父亲的精准计划告诉了她:明年弟弟初中毕业的时候,父亲打算让他考师范,师范生的学费、杂费、伙食费全部由国家提供。 据说他还给了三块零花钱。 然后我就可以回学校继续上初中了。

我没有再解释。 我爱面子的弱点之前就已经形成了。 我不想向任何人重复我们家的尴尬。 父亲是纯农民,养活着两个同时在读中学的儿子。 父亲资助了两个中学生,一个是卖粮的,一个是卖树的,‘印象最深的就是卖树。 我上完了高一第一学期,寒假回到家,我预感到有重要的事情要发生。 父亲做了一个蓄谋已久的决定:“你得休学一年,休学一年。” ”他强调了一年的时限。 我并不太惊讶。 然后我爸给我讲了他一年后让我哥考老师高考的策略,然后我就可以回学校上初中了。 我说:“退学?”父亲安慰我说:“休学一年没关系。你还年轻。” “我也不觉得休学一年有多严重。我是班里最年轻最矮的,座位在第一张课桌上。 我轻松地说:“一年后长高了,我就不坐课桌头了——上课脖子疼。” ”父亲还是无奈地说:“钱途断了!树卖完了——”

她轻轻松了一口气,拉开抽屉拿出一个文书本,在桌子上打开,从笔筒里拿出木蘸笔,在墨水瓶里蘸了蘸,然后停下来问:“你就想不到家里还有别的吗?“我看着那双忧郁的眼睛,突然想到了姐姐的眼睛。 这种眼神足以平复任何一颗被痛苦折磨的心,足以抚慰任何一个被痛苦折磨得疲惫不堪的灵魂,足以让人在沉默中忍受痛苦和灾难而不沉沦。 我突然意识到,最简单的推理就是我休学导致她心情不好,而在校长、班主任和她当中,她恰好是最后一个有这种心理的人。 她是教务处的年轻职员。她平时在教务处做一些抄写,写字,在黑板上写一些打扫卫生通知之类的东西。我几乎没和她说过话,直到现在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说:“老师,没关系。 我休学一年也没关系。我还年轻。 ”她说,“白白耽误了一年多,真可惜!”然后他改变了语气,说:“我知道你的名字,我认识你。" 我知道每个班前三名的学生。 ”我的心情一下子黯淡下来,没有再说话。

她终于提笔填了公函,拿出公章在底下盖了章,在切割线上盖了个联封。她吱呀一声关了没给我,放桌子上,然后把我的休学申请放在公文存根上。

做完这一切,她又拿起自己的休学证给我,说:“收拾一下。” 明年回学校的时候来找我。 “我把印在硬纸上的休学证明折叠了两次,放进了口袋。 她绕过书桌,从我口袋里拿出来塞进我的书包里,说:“明年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回来上学。” ”我向她深深鞠了一躬,走出门去。 我听到门在我身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同时我听到一声“等等” 她拢了拢齐肩的头发,朝我走来,和我并肩走在门廊下的台阶上,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 突然心情很不好。拿到休学证后,我不想再看到同学们熟悉的面孔,于是低下头,匆匆走了上去。凭感觉,我能看出来她加快了脚步,几乎和我同时走出校门。

学校门口又来了一批偏远地区的学生,我熟悉的同学一次次问我:“你来早了!你报名了吗?”我淡淡地笑了笑,走了过去,想尽快从洋溢着欢乐气氛的校门里走出来,那是在迎接新学期。 她又喊了一声“等等”。 我停下了。 她走过来拍拍我的书包:“别把停课证弄丢了。” ”我点点头。 这时她有一句话安慰我:“我同意你的计划。休学一年也没关系。你还年轻。” "

我抬头看着她,突然看到长睫毛的眼睛里溢满了泪水,像是在雨雾中漫溢的湖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晶莹剔透。 我立刻低下头避开我的目光,如果我在她的眼睛里再停留一秒钟,我一定会为此而哭泣。 我低着头咬着嘴唇,盲目的拨弄着脚下的一块破瓦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感觉到一股刺痛感的酸流从鼻腔流回喉咙。 在我后来的生活中,这种酸水倒流的情况发生过很多次。 然而,回流的通道,却是从这个刚满14岁的生命之环中,第一次被疏通。 第一次,酸水回流的通道肯定很窄,承受不了那么多酸水,所以还是有小股水流从眼睛里流出来,模糊了眼睛,用袖头擦掉。 我终于抬起头说:“老师,我走了。”

她将手轻轻放在我的肩膀上:“记住,明年今天报到上学。 "

我看到两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睫毛上滑落,一会儿缓缓流淌,挂在她的鼻翼两侧。 我再次深鞠一躬,然后转身走开了。

二十五年后,为我读书卖树卖根(劈柴)的父亲临终前对坐在他身边的我说:“我对不起你。 我被惊喜淹没了。

“我不该让你休学那一年!”

我瑟瑟发抖,久久无语。 我感觉自己被一吨威力巨大的TNT炸成碎片,飞上了天。仿佛掉进了千年冰窖,冻住了四肢、身体、心脏。 高中毕业回孙山农村的时候,我曾经像猴子一样抱怨:“当年读书不走运。” “我1962年毕业,恰逢中国经济最困难的几年,高校招生任务大大减轻。我们班我剃了光头,四个班都只有个位数。在去年的毕业生中,我们50%的非重点学校也考上了大学。 如果不休学一年,1961年毕业。 父亲说:“我错过了一年,但现在你已经有所成就了。” 

感觉被吹大的碎片又回到了原来的我。我冻僵的四肢自由了,冻僵的身体灵活了,冻僵的心又跳了起来。离开学校的时候,突然想起那个女老师那晶莹的泪珠,盈满眼眶,挂在鼻翼Bi上。 我把一堆眼泪的经历告诉了早已踏入黄泉还在向我表白的父亲。父亲放心地闭上眼睛,喃喃道:“可你为什么没有呢...早点跟我说说这位小姐?”

将近40年前的今天,当我终于写下这段经历的时候,那是对自己的一种虔诚的祈祷。当各种欲望膨胀成一股强大的浊流冲击着所有的门窗和每一颗心的时候,我希望我的泪珠,能像一个女老师的泪珠一样,不被堵住,不敢干涸。它是滋养生命灵魂、滋润民族精神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