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故事

短篇古风言情 -------- 故事南国太子的红衣姑娘

时间:2022-04-16 11:03:51 言情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她是江湖侠客,

生在江湖,

无父无母。

他是南国太子,

自幼锦衣玉食,

本是互不相干的两人,

却偏偏造化弄人。

那一日风起,

云淡

他乔装打扮,

脱去繁复的豪服,

换上贫民百姓的衣物泛舟游于江上,

看着山河壮丽,

吟出:

“江山如画,豪杰辈出当如是”

的壮志豪情。

而她,

一袭红衣,

轻点江水落在她的船头,

四目相对,

他正开口询问,

她却晕倒在他怀里,

他定眸才发现她红衣上的点点血迹,

原来她受了重伤,

就这样,

他把她带回宫中。

她悠悠转醒,

发现自己竟睡在温香软玉的床上,

她警惕的坐起,

打量着四周直到门外传来一声轻响,

他抬步进房,

她看到他才放下了警惕。

“你醒了”

他身穿一袭青衫,

飘逸中又透着几分傲然,

可惜的是这翩翩公子的气质却被他手里的药碗生生给折了几分。

“我莫凌衫素来不欠人情,今日你救了我,他日若有危难你只需吹笛,我自会帮你。”

莫凌衫从怀中取出一玉笛递给他,

男子看了看玉笛却笑了。

“原来姑娘玉名是凌衫,果然是好名字,不过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姑娘不必放在心上,不过”

男子说着话锋一转,

深邃的眸子微微弯起,

漾出一丝狡黠,

却让凌衫的心莫名一跳。

“不过,既然凌衫都说了,在下还真有一事相求,想来姑娘身手不错,在下居在皇宫,又不会武功,不如凌衫护我三年如何?还有在下名唤何晨”

他笑的开心,

她却满脸黑线。

刚刚的公子世无双,

瞬间转变成一位笑的狡诈的痞子,

凌衫有点无语。

她不善言辞,

想推辞却又知道自己在江湖一向是说一不二,

既然都答应了他,

所性便护他三年,

在皇宫里休养再去寻仇也不迟。

想通的她,

便冷然的把玉笛放在怀里,

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那一天,

他无意中闯进她的房间,

看到了她肩上新添的伤。

莫凌衫爱穿红衣,

描艳妆。

因此太子府上的人都叫她红衣姑娘,

她住近这几日,

天天与太子桃林舞剑,

月下弹琴,

远远望去似是一对璧人。

只可惜,

流水有意,

落花无情。

或许何晨自己也发现了,

这个外表如火,

内心冰冷的姑娘心不在这里,

有时候她会醉,

不是喝酒喝醉的,

而是她自醉的,

她的酒量很大,

千杯不醉,

而如今一杯却醉了。

醉了的她安静的像个猫儿,

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让人以为她仿佛不是尘世间的人儿,

若不是她那飘渺的眼睛总是似有似无的散发着凄凉,

他还真以为她的魂早就走了。

她醉了,

他也醉了,

他不知道她为了谁醉,

但他知道他为了她醉。。。。。。

“太子,红衣姑娘回来了”

书房,管家说到

“知道了,下去吧”

何晨放下手中的书,

看了看外面暗沉的天空微微愣神。

这几天莫凌衫总是莫名失踪几天,

回来的她也是一脸的疲惫,

整日躲在房里,

对他避而不见。

何晨承认,

他喜欢莫凌衫,

他从不相信一见钟情,

可是那一日晴空万里,

她落在他的船头,

便从此驻扎在了他的心里。

“莫凌衫,你到底在做什么呢?”

何晨喃喃

他起身踏着一夜月色向太子府中最幽深的一处竹屋走去。

竹屋里的光清幽,

就像住在这竹屋里的女子一样,

红衣似火,

心如清霜。

他轻手轻脚的走去,

直到走到门前,

屋里隐约的血腥气令他心神一震,

他大力推开房门,

看到的是血濡湿了的被褥和床上一脸冰冷用酒处理肩上伤口的女子。

他只觉心里一疼,

他大步上前,

抢下她手中的酒壶

“你在做什么?你肩上的伤是如何来的?”

何晨声音轻颤,

他轻轻的划过女子的脸,

把手落在她的手腕,

定格在她的伤口,

那是一条极长的伤痕,

几乎覆盖了整个左肩。

“我只是找仇家拿回了一点我想要的东西罢了”

莫凌衫不在意的用衣服覆盖住伤口,

若不是她轻颤的手泄露了她的疼,

他或许也会当真了吧

“找仇家?你的仇家是谁?你答应了孤要护孤三年?莫不是姑娘的一句玩笑话?”

何晨冷笑

“你不用担心,我既答应了护你,便不会失约,我这条命三年是死不了的”

莫凌衫语气冰冷,

她的声音一向这样,

而今这声音竟像着魔一般凌割着何晨的心

“你这条命,你这条命是我的,在我没有说要结束你的生命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打你的主意,你记住莫凌衫你的命是我的”

他的盛怒下,

竟让莫凌衫微微一怔,

她看着面前的男子,

忽然觉得,

他也不是如她想的那样懦弱不堪,

或许是她做错了。

“是的,我的这条命是你的”

莫凌衫笑了,

像是含苞多日的雪莲盛开,

令他痴了。

“我,凌衫,对不起,我,我喜欢你”

何晨有些结结巴巴的话语,

突然出口,

他说完就愣住了,

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又忽然像犯错的孩子低下头。

莫凌衫有点好笑,

她沉默的看着他红透的俊颜说

“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的”

这个夜很长,

这个夜不长,

因为他们在这一夜互通了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