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故事

倾城王妃(八)

时间:2022-04-20 09:20:09 言情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就连马儿都有些倦怠了,脚步略显蹒跚地一步一步往前,它背上的主人依然高傲而冷酷,没有因为自己伤了一个世间绝美的女子而有所愧疚,看着那倒在地上呻吟的女子,除了冰冷之外再无其它感情。

“服输吗?”这是两个人的游戏,从他开口求太后把她嫁给他的时候,这场游戏就已正式开始,到现在已经结束。

“在你娶我之前就已经知道我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地图。”几乎是肯定的口吻,叶倾城不顾自己左肩上不断往外流的血冷冷地看着御行风,原来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他和他的皇兄御飞扬一般,都是没有心的男人,他们的心都给了同一个女子,和她名字相似的女子。

御行风嗤笑一声,嘴角有了讽刺的笑:“是。”

紧接着他又说了一句话:“本王只是想要和一个冷艳的女子做一个游戏而已,而你,似乎太过于入戏了,竟然把叶家老少的命全都赔了进去,不知是喜还是悲。而且,你已经送去藩国的地图是一张假地图。即使你死,本王也会让你死个明白的。”

叶倾城眸子里是满满的惊诧,自己竟为了一张假地图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而这代价全部来自于她嫁的这个男人!

“你和他一样,没有心。”良久,她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整个人已经麻木,原来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

“不,”御行风翻身下马半跪在她面前和她平视,“你错就错在不该太有心,而且侮辱她的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就是你的代价。”侮辱非倾城的人,不管是什么人,都要付出代价,即使是这个冷艳的京城第一美女,亦是。

叶倾城冷哼一声:“你当真以为那个非倾城有多圣洁吗?三年前她就和别人生过一个孩子!只是可惜了,不是你的孩子,也不是皇上的孩子,而你们却都这样为她死心塌地,我真替你们感到悲哀!”即使死,她也要死得有尊严,也要扰乱御行风和御飞扬对非倾城的爱!

“错!”御行风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到了现在你还不明白,女人不是只要漂亮就能够有豁免权的,那个孩子,是皇兄的孩子。不然你认为为何皇兄会把那个孩子接到宫里?”他的声音中带着残忍,揭示了三年前非倾城就和皇兄生过一个孩子的事实,当时却没有能够进宫,这个孩子后来却过继在了非倾城姐姐的名下,三年后皇兄才把非倾城接进宫,这件事情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

叶倾城的眸子里有着震惊,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子竟然为了另外一个女子付出了这么多年,而自己却丝毫不知道!

是,在这场游戏里,她早就已经输掉了,而且输得很彻底。

冰冷的话再次传入叶倾城的耳朵,御行风已经一脸高傲地站起来俯视着她:“本王说过,即使你死也要你死个明白的,你只是不该姓叶。”

叶倾城的声音中带着绝望,这就是上天给她安排的命运吗?只是因为给错了她的姓?

“不,我该姓叶,我是叶倾城,只是我悔不该嫁给你,我的夫君要保卫边疆,扬名天下,要成为天下百姓心目中的英雄!只是这个人不该是你,不该是你这个冷血无情的人!”她的声音颇为激动,是御行风没有见过的她的另一面,带着稚气,带着倔强,带着冷淡,带着绝望。

没有泪水,只有绝望。

御行风愣了,深深地看着这个女子,因为记忆中的女子曾经也说过这样的话,而且他为了这句话远去边疆多年。耳边呼啸的寒风疾驰而过,却吹不走御行风眸子里的复杂,他已经完全陷入了多年前的回忆之中。

“你肯嫁给一个保卫边疆扬名立万的太监?”终于,御行风问出这句话,第一次发现说出一句话竟然是这么的困难。

叶倾城恨恨地看着他,眸子里已经没有当年的善良和单纯,有的只有恨:“肯。”

她的声音中满是坚定:“即使嫁给一个太监也比嫁给你这个没有心的人要好!”或许这句话是严重了一些,但目前的状况确实是如此。

她的恨,在当年就已经铸就。

御行风的眸子里是深深的震惊,已经不能成言:“你的脖子上,可有一个梅花烙印?”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相似的事情。

叶倾城已经脸色苍白,她已经太虚弱了,即使是恨也不能够再支撑着她继续走下去了:“和你有什么关系?”说完这句话就已经彻底地倒了下去。

是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御行风的世界霎时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仿佛看到当年那个女子在自己面前倒下。

“倾城。”他低喊一声。

叶倾城一脸苍白地跪在大殿上,跪在她旁边的,是御行风。

御行风正在求皇上赦免叶倾城,为此,他还请来了非倾城,这个自己误以为爱了多年的女子。

“她犯下的罪过我愿意全部承担,只求皇兄能够让我带她远去边疆,从此以后再不回来。”御行风面无表情地陈述着,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身边脸色苍白的叶倾城一眼,到现在他依然不能够从心里接受这个女子就是当年那个女子。

御飞扬看着御行风:“为何?”从未见过御行风这样对一个女子,只除了非倾城,而如今他竟然为了这个女子向自己跪了下来。

御行风转过头淡淡地看了一眼叶倾城:“因为她是我娶过门的女人。”很简单的一句话,一刹那叶倾城心里有着感动,只是这不是她爱的男子,她爱的男子身边站着的是另外一个女子,就在她眼前。

叶倾城不看任何人,只痴痴地看着非倾城,看着眼前这两个男子都爱的女人,没有出色的容貌,却有着令人移不开眼睛的气质。若她是男人,也会爱上这样的女子,只是她们今生注定要成为仇人。

她轻轻地抚摸着衣袖里的短刀,她要用这把刀结束这个女子的命运,也结束自己的悲剧,她要让眼前这两个男人永远记着自己,永远恨着自己。

“朕可以答应你。但是朕希望京城里关于倾城的流言要永远的消失。”他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永远离不开他爱的女人。

御行风嘴角有着微笑,却不知道这已经是自己最后的微笑:“那是自然。”多么轻快的口吻,没有了自己最爱的那个女子嫁给别人的绝望,没有了残忍,没有了冷酷,笑起来的他竟然是这样一个俊美而温和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