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故事

毕竟大街上人来人往,你我拉拉扯扯,会毁了小师傅的名声

时间:2022-04-20 09:32:15 言情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她是一个“江湖人”,

为了生存,

偷蒙拐骗

他是一个小和尚,

眉清目秀,

正人君子

晨钟响起,

鸟雀惊鸣

他如往常一样早早起床,

捧着一本佛经晨读

这时,

只听房门“吱呀”一声轻响

晨曦透穿过门缝透进来,

小和尚微眯了眯眼,

清澈的眸子映着眼底的光看向来人

只见一素衣老和尚正静静的看着他,

布满皱纹的脸挂满慈祥的笑

“师傅”小和尚放下手中的经书,

起身恭敬的行礼

“素白,今日为师来是要和你说一件事”

老和尚伸手摸了摸小和尚的头,

携他坐在床榻

“何事?师傅请说”

“你跟随为师已有七年,七年来你从未离开过本寺,如今你也已经年满十七,若是还俗怕是已经是个有孩子的父亲了吧”

老和尚看着眼前眉清目秀的小和尚,

微微笑着,

慈祥的面容再配上开怀的微笑像极了摆在庙宇,

鍍了金身的弥勒佛

“素白明白了,师傅可是让素白下山去历练?”

小和尚了然的问道

“呵呵,我众多徒弟中只有你能极快的领悟为师的想法,素白啊,这些年你一直念佛,可佛到底是什么?即使聪慧如你怕是也会迷茫吧,下山走走,只有经历了尘世方才领悟佛法的奥妙”

老和尚轻点了点小和尚的头,

他起身向外走去,

未落的话语久久的在空气中流转,

小和尚望着他消失的背影,

若有所思。

山脚下的集市人来人往,

几多繁华。

即使如小和尚这样纯澈清淡之人,

也被这集市的繁华吸引,

他心里默默念着阿弥陀佛,

提醒着自己不要被这繁华的景象所迷,

可是他那双清澈的双眸却闪烁着奇特的光看着周围的一切

到底是读了许多的经书,

看了片刻便回复了眼底的清明,

他静静的穿梭于人来人往的集市,

对这周遭的景色再不看一眼

走着走着,

他忽然被前面离他不远的红衣小姑娘吸引住了目光

那小姑娘隐在一处古铜色房子的墙角处,

她探头探脑的看着来往的行人,

乌黑麻亮的大眼睛咕噜噜的盯着来往的行人,

片刻,

锁定了一个拿着糖葫芦的小女孩

只见那红衣小姑娘先看了看周围的人,

看见没谁注意她,

她便从墙角出来,

伸手拍了拍身上沾染的灰尘,

大摇大摆的像小姑娘走去

小和尚有些紧张的看了吃糖葫芦的小女孩一眼,

他看见那红衣小姑娘忽然伸出手似是要抢夺小女孩的糖葫芦一样,

他鬼使神差的上前一把抓住红衣小姑娘伸出的玉手,

清秀的脸涨的通红

红衣小姑娘吃惊的看着面前清秀的小和尚,

看他清秀的小脸涨的通红,

便起了逗弄小和尚的意思

“喂,小和尚你干嘛?”

她乌溜的眼睛紧紧盯着小和尚的脸,

这小和尚长的是真好看啊,

眉清目秀,

棱角分明。

“我,我,我”

小和尚“我”了半天,

愣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若是直接说他认为她要抢小女孩的糖葫芦,

可凡事都要讲究个证据,

佛法倡导的就是我佛慈悲,

宽厚渡人。

他明显就不占理。

只有那一双清明的眼来回在小姑娘的糖葫芦与红衣姑娘之间来回扫荡

“哦,我明白了,感情小师傅是把我当做欺压小女孩的恶贼了”

红衣小姑娘戏谑的回应到

小和尚一听他点破,

本就红透的脸欲加红了

“姑娘言重了,小僧,小僧不是那个意思”

“嗯?看来是我想多了呀”

红衣小姑娘故意拉长了音,

看了看依旧紧拽着她的衣袖的手,

微扬了扬袖子说

“既然小师傅不是这个意思,那拽我衣袖的手可否松开?毕竟大街上人来人往,你我拉拉扯扯,会毁了小师傅的名声。”

“嗯?哦,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小和尚听罢,

看了看依旧拽着她衣袖的手,

慌忙松开,

连念了两句阿弥陀佛,

才把心底的慌忙赶跑。

刚刚拿着糖葫芦的小姑娘早已没了去向,

小和尚也不在与她纠缠,

便说了声施主就此别过,

便向前走去。

本以为就此摔了那个红衣小姑娘,

谁知当小和尚出了城停在路边休息的时候,

那小姑娘竟还在,

他有点不知所措,

又不知如何撵人,

只能婉转的表达他的意思

“姑娘,小僧此番游历,是为了遵循师命品尝人间疾苦,你跟着我,怕是要吃苦头的,不如就此别过”

“吃苦头?本小姐从小到大闯荡江湖不知道吃了多少次苦头,哪一天活着不是把头放在裤腰带上拎着,就你这点小打小闹的苦,本姑娘还不放在眼里”

红衣小姑娘知他是要撵她离开,

因此这借口说的格外大义凛然,

笑话,

想她闯荡江湖许久,

还没见过这样顶好看的人呢,

若是让他就此离去,

岂不成了她心中

的一件憾事

“姑娘,小僧是出家人,身边实在不能带个女子,还请姑娘能多多包容,就此离去”

小和尚知道了这红衣小姑娘摆明了不想走,

他咬牙索性把话挑明了说

“唉,小和尚,你就这么急着撵本姑娘走啊,你师傅不是说了让你品尝人间疾苦,我切问你,这疾苦都是包含啥?”

红衣小姑娘歪头看着小和尚问道

“……”

小和尚不语,

他随通读佛理,

可对于这凡间疾苦他还真是一窍不通

红衣小姑娘看他不说话,

心里暗暗得意了一下,

她就知道眼前这个素衣青衫的小和尚于人情世故所知甚少。

“所谓佛家有七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恨,求不得。人间疾苦指的就是这些,亏你还是一个出家人,竟连佛书上的伦理都不知道,你说你又能如何完成你师傅给你的任务?”

红衣小姑娘伸出素手指着小和尚的鼻子,

一手掐腰说

“姑娘教训的极是,既然如此,便有劳姑娘了”

小和尚默然点头,

算是同意了红衣小姑娘的跟随

枯藤老树,

流水人家

转眼他们共同度过了半年,

半年来小和尚还是如在寺院一样,

一有闲暇便捧着本经书钻研。

而红衣小姑娘就这样每天的看着他,

陪他说话,

虽然大多数时候只是她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小和尚,你觉得是我好看还是经书好看?”

“小和尚,不如你还俗,我们做一世夫妻可好?”

“小和尚,你说天下每天都发生那么多事,你的佛会救得过来吗?”

“会”

听到他的回答,

红衣小姑娘笑了,

这半年来,

她每天都会同他说话,

可他却每天闭而不语,

只有谈论他的佛时,

他紧闭的唇才会微微张开,

替他的佛辩驳。

红衣小姑娘疲累的闭上眼睛,

她的头枕在他的肩上沉沉睡去,

小和尚身体一震,

他端坐在那里不敢移动分毫,

他不知是因为忽然的手足无措,

还是害怕惊扰好不容易沉眠的他。

落日余晖倾泻的烟霞,

为他周身添了一层祥和的光,

这天,这地如此的温柔,

此时的他像极了普度众生的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