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故事

他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予最舒适的清凉(一)

时间:2022-04-25 14:21:00 言情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今年春天非常潮湿。据说空气的湿度已经达到了四度。我住在离海不远的地方,只要用力呼吸,就能闻到海边特有的咸味。我总觉得是海里的鱼思念陆地的味道。 江每次听到这个理论,都说我没脑子。他说鱼一上岸就会死,所以不会错过不属于它的地方。 我和他争论是因为不是自己的,所以好。 他撇撇嘴,扔下谬论,不再搭理我,低头做手头的工作。

江城是我的房东,是个好房东。 他会在太阳出来的时候敲我的门,让我出去晒被子,在我生病的时候给我做热饭。虽然我真的不敢恭维他的手艺,但是那些菜只能用水煮,一点味道都没有。 他辩解说,这是粤菜,以清淡著称。 我很好奇。如果粤菜像他说的这样,是怎么在四大菜系中站稳脚跟的?

我认识蒋成的时候,他已经就职于国内一家著名的室内建筑公司,他本人就是一名优秀的室内设计师。他真诚善良,除了设计图纸,对任何东西都不挑剔。 但是他对我这个租客有很多要求,比如不能动房间里的陈设,不能在墙上贴东西,不能带人回来等等。

第一次带苏致远回来的时候,江城勃然大怒:“释小乐,你犯规了!”我不以为然地抬起头说:“苏致远是我男朋友,他不行吗?”江成被问的哑口无言。当他转身离开时,他说:“请保持整洁,不要弄坏我的东西。”

苏致远在江城走后笑着对我说:“你的房东真是个奇怪的人。为什么要租他的房子?”我靠在他胸口说:“因为他是个好人。 ”苏致远漫不经心地说,“比我强吗?”我抬头看着他,“如果你愿意嫁给我,你将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那一刻,我清楚地看到,苏致远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脸上藏不住的尴尬。

B

我是在高一认识苏致远的,当时他在高三。后来发现,我们住的两个院子,相隔三分钟,四栋高楼的距离。 当时他又高又瘦,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鼻子很重,看不到高高的鼻梁。 他成绩优异。高考后,他以高分进入上海某著名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城市才半年,他就来到了现在的这座临海的城市。 为了他,我放弃了在中央美院读书的理想,来到这个城市,在一所不知名大学的美术系读书。

我站在这个城市,全身的血液都无法控制地沸腾。我以为再等十年,就能幸福一辈子了。 但是当我站在苏致远公司楼下等了两个小时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女人挽着他的胳膊,一脸开心的和他开玩笑。我知道我晚了,晚了四年。 但是,我告诉他,我等了你这么久,不想放弃。 苏致远脱不了俗。这么年轻漂亮的我轻易就征服了他。

他爱我胜过爱他的妻子。逛街的时候,我的目光在任何东西上停留三秒,他立马买下来给我。我任性的电话,他不厌其烦的开在我眼前,他说除了婚姻,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多么古老的阴谋 他告诉我,婚姻只是一个契约,没有爱情是没有用的,相爱的人不会在乎那张纸。 我不会反驳他说的话。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是多么渴望那张在他眼里一文不值的纸。对我来说,堪比女儿。

姜劝我,最好的年华不要浪费在这样的男人身上。除了苏致远,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好男人。 我笑着说,很多男人都不是苏致远。 他摇了摇头,我们并肩坐在海边的岩石上,海浪哗哗作响,我们的恋人大笑。 姜望向远方,没有说话。 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某种东西。 每个人都有他的过去,有些人愿意说出来,有些人更愿意把它藏在心里,让它烂掉。 我想江是后者,所以我不去问他。

江告诉我,他每次不开心的时候,就喝青柠雪碧,一口气喝完,然后再打嗝二氧化碳,带走所有的不开心。 他递给我一罐酸橙雪碧,我对着大海喊:“让我打个嗝,忘了苏致远!”然后一口气喝光了雪碧,然后打了十个嗝。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安稳。